<table id="ooqos"><center id="ooqos"></center></table>
<noscript id="ooqos"></noscript>
  • 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行天下 查看內容

    絕對非洲

    2012-2-23 09:05| 發布者: admin |來自: 《馬術》2012年2月刊

    摘要: 非洲,荒蠻而生機勃勃;有獅子、獵豹、鬣狗、鱷魚以及長著巨大獠牙的疣豬。任何精彩,當可以選擇道聽途說或者親身經歷的時候,翁布、浪李飛和我選擇了后者。接受朋友伊莫(Immo)的邀請,我們一道踏上了前往非洲的飛 ...
    納米比亞共和國(The Republic of Namibia)位于非洲西南部,北靠安哥拉和贊比亞,東連博茨瓦納,南接南非,原稱西南非洲,歷史上曾長期遭受殖民統治。在國際社會的支持下,納米比亞終于在1990 年3月21日贏得了獨立,成為非洲大陸最后一個獲得民族獨立的國家。獨立后,納米比亞政府十分重視環境和自然資源的保護,將可持續利用野生資源寫入憲法。全國約15.5% 的土地被列為國家公園或自然保護區,各種珍稀和瀕危動物因此得以保護。




    走進非洲

    1999 年,納米比亞環境與旅游部成立納米比亞野生動物娛樂有限公司,使所有國家公園和自然保護區實行企業化管理,以便更好地開發、利用和保護野生資源。由于叢林、草原可承載的野生動物數量有限,所以納米比亞政府每年都有計劃地狩獵一定數量的野生動物,并將這一活動開發成面向國際市場的狩獵旅游項目,但對于被狩獵的野生動物種類、數量、性別、年齡有著詳細的規定。能在非洲大陸上騎馬打獵,這是我們不遠千里飛奔而來的源動力,再也沒有什么比這個更加激動人心的了。

    當我們第一步踏上非洲時,沒有見到遼闊大地的欣喜,而是發現非常需要棉襖。地處南半球的納米比亞,冬天晝夜溫差很大,雖然伊莫反復提醒我們要帶御寒的衣物,但事先我們查詢到當地白天最高氣溫達到26-27度,無非和夏季的內蒙草原差不多,仗著自己在國內練就的好體格,下飛機時根本不當回事,于是一身短衣褲的我們徹頭徹尾地感受到了非洲的寒冷,但伊莫用熱情的擁抱給了我們異鄉的溫暖。

    伊莫,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擁有瑞士和納米比亞雙重國籍,他是優秀的心理學家,主攻戒毒青少年的心理康復科目。伊莫在納米比亞首都溫都和克北部有一個大農場,總面積54.8平方公里。在農場中有無邊無際的灌木叢林,植物為了應對高溫少雨的干旱環境,全部都長著尖刺。伊莫在這里除了養一些牛和羊外,就沒有與農業有關的內容了,這里對于伊莫來說,是非營業的私人產業。伊莫的收入主要還是來源于戒毒康復中心,每年都會有從德國、瑞士等地送來的病患。所以偌大的農場就是野生動物的天堂,或者說,納米比亞對野生動物的保護讓這個國家的人們對于動物有一種不可替代的責任。

    對于我們這些騎馬愛好者來說,伊莫農場那30 多匹馬自然備受矚目。據說這里一部分是溫血馬,一部分是阿拉伯馬,另一些則是有著北非血統的柏布馬(Barb)。這些馬體型中等,身材結實漂亮,皮膚比較干燥,而且性情穩定便于操控。在使用上,伊莫并不重視馬的血統,也沒有給馬做技能方面的訓練,因為這些馬的最大用途就是與朋友野外騎乘游玩,所以在廄養的同時也在叢林中自由放牧。這些馬還有另一個用途,就是用于康復中心內的病患治療。戒毒康復治療的手段之一就是與動物接觸,其中包括打理馬房,給馬添飼喂水,給馬洗澡。馬對人非常親和、溫順,從心理治療方面講,很容易讓心理受了創傷的人與之接觸,這些對外界有著抵觸情緒的病人與動物交流起來要比與人交流容易許多。




    騎馬與打獵

    第二天,伊莫就帶著我們騎馬出游了,但僅限于農場邊緣開辟出來的小路。叢林是沒法穿越的,除非我們穿著鎧甲,才能應付每棵灌木上長長的尖刺。非洲的生存環境十分惡劣,連植物都武裝到了根部。走著走著就能聽到不遠處有響動,但你根本來不及看清是什么動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即使遇到猛獸,在沒有把它逼到無路可退的時候,它也不會主動攻擊你,而是選擇退避三舍。

    冬天的非洲草原上是漫天的荒草枯樹,偶爾,旁邊“撲棱棱”飛起一只被我們驚動的珍珠雞;剛剛一轉彎,就看見轉角羚羊快速地飛奔遠去;時而又飛過幾只犀鳥,不遠處還大搖大擺地移動著疣豬一家四口(一母三。。騎行在非洲叢林里,與野生動物共處同一小片藍天下,還能時不時地放個小繃子奔跑一陣,此時的心情特別自在。

    非洲的冬天,太陽落山的速度比獵豹跑得還快。紅霞滿天中我們回到了營地,剛下馬,天幾乎就全黑了。農場里除了康復中心的7、8 個教師和醫生之外,還有幾個工人,我們回來的時候他們已經把炭火烤架準備妥當。

    今天的晚餐是烤牛排就著Amarula(一種南非甜酒),佳肴讓營地四散彌漫著濃郁的香氣,引來遠處豺狗桀桀的叫聲,忽東忽西,聽著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刺激。

    滿是興奮,讓我在營地輾轉反側無法入睡。依稀看見伊莫起得很早,我也爬了起來。喝過味道不怎么樣的咖啡后,我走出房門,去迎接非洲的朝陽。這里看不見乞力馬扎羅山上的雪,卻看得見納米比亞叢林梢頭的紅日。伴著晨日漸起,漫天緋紅,各種小鳥開始嘰嘰喳喳,清冷的空氣帶來干燥的風,我已經陶醉在這非洲的早晨里了。

    這時伊莫請我們幫忙把牛趕到另一個圍欄里,大家義不容辭。4個人、4匹馬,40多頭大小蠻牛,讓它們成群結隊起來可真是不容易。其中不乏二牛相爭、老牛偷懶、母牛逃竄等等插曲。尤其是一頭帶孕的跛腳母牛,那么低的圍欄,這頭800 多斤重的蠻牛竟然能鉆過去逃進叢林。當我拴好馬,費力地爬過鐵絲圍欄時去追它時,60 歲的伊莫竟然是從馬的外手直接翻身躍過圍欄,去截堵那頭落跑的母牛。真是讓我慚愧,連大我十幾歲的伊莫都比不上。




    在騎馬飽覽了景色之后,我們準備去打獵了。打獵形式大概可以分為:蹲守、開車游獵、徒步狩獵幾種。徒步狩獵,在第二天因看到劍羚而下車跟蹤一段后,我們就再也沒有嘗試。劍羚的速度快得難以想象,翁布和浪李飛在徒步叢林后也只能踩著進去的腳印趕緊退了回來,迷路、缺水在短短的1 個小時里都相繼出現了。獵人絕對不是大眾型職業。

    接著,我們采取了蹲守的狩獵方式。在動物們的飲水點旁矗立著一個高腳瞭望塔,我們就守候在上面。在我們內心深處,等待的是那比蒙古馬還大的劍羚與轉角羚。蹲守很枯燥,不能大聲說話,不能讓相機的快門出聲,不能大幅度撓癢,睡覺還不能打呼嚕?傊,最好就是一動不動地傻等。除了等待,還是等待,從太陽初升,到晚霞漫天,總有各種不能打的理由,一直等到了我們返回營地的時間。伊莫說這就是打獵,有時一小時之內可以有兩三次抓捕的機會,有時兩三天只能看見鸚鵡吵架、斑鳩戀愛。

    但是,誰都不知道,什么會在半路等著我們……

    回去的路上,我壓低嗓門讓伊莫倒車,敞篷吉普按原路倒了回來(不能熄火,一熄火動物就跑了),它就在那等著我,長長的獠牙,安靜得好像沒有呼吸。50米以內,我看見了它,它也看見了我。隨著槍聲,它跳了起來,鉆入草叢!跋氯タ纯窗!币聊泻粑覀兎诸^尋找,“順血跡找!币聊钢厣险f!罢媸莻大家伙!泵總人都發出了這樣的輕嘆。草叢里,一只碩大的疣豬齜著它粗大的獠牙躺在灌木叢中。我們磕磕絆絆地把它從叢林拖回吉普車上,100多斤的重量讓我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但是可以預見,今晚會有一頓豐盛肥美的晚餐。

    傳奇的伊莫

    納米比亞有嚴格的狩獵制度,比如必須有狩獵執照的人陪同前行,一個陪獵者最多帶領兩個人,一個團隊最多只能有4 個人。年輕的雌性動物、幼崽、非洲的七大保護動物是不允許被狩獵的。在私人莊園里,跑進來的野生動物屬于私人莊主所有,但是根本不會有人去傷害那些珍稀動物,伊莫更是如此。




    伊莫是一個傳奇的人。很多朋友說他長得像伊斯特伍德,他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說不完。伊莫是位優秀的心理學家,但他的兒子不幸染上了毒癮,作為父親他非常痛苦,幫助兒子進行了兩年的封閉治療。之后又在納米比亞自己的莊園里專門開辦了一個青少年戒毒康復中心,用以幫助世界各地的青少年戒掉毒品這個魔鬼。

    伊莫開朗、幽默、親和,非常有愛心。他有句名言:“動物是自由的”讓人感觸頗多。伊莫的農場在半野生狀態下養著十幾只獵豹,最初只有幾只從野外撿回來的小豹孤兒,經過精心的照料和喂養以及不斷繁殖壯大后到了目前的數量。那些由他照料養大的豹子,那些自然界最美麗、最迅捷、看起來那么冷酷迷人的貓科動物,在伊莫面前就像乖乖的小貓一樣,撒嬌耍賴,親昵無比,看得人心生羨慕。有他在,豹子對我們也是千依百順。我后來總結了一下,其實動物也會辨別人的眼神,你面對它從容不迫時,它也在心里認可你。

    由此看出,伊莫非常注重環保,有人說,打獵殺生的人怎么會是環保主義者?其實說這種話就屬于常識性錯誤。真正的好獵人不是殺戮者,他們知道什么動物在什么地方繁殖得過多或者過少,他們知道該在什么季節控制什么動物的數量。再可愛的動物一旦超過了自然環境的承受能力,就會對自然產生破壞力。這個時候,獵人會有選擇地進行狩獵,維護物種之間的平衡。這才是對動物、對自然的熱愛。

    我們曾經和伊莫探討要建立中國和納米比亞私人性質的文化往來,要讓更多的人能到中國騎馬,讓更多的中國人到非洲去看動物。但是,命運喜歡捉弄人,2011 年10 月5 日,對于伊莫,時間永遠停止了。他在中國內蒙古境內遇到了車禍,那個愛說愛笑的老帥哥,那個耐心的獵手,那個對動物愛至骨髓里的好朋友,那個自費開辦問題青少年戒毒心理康復中心的伊莫,魂歸非洲了。

    生在非洲、長在瑞士、求學德國、創業在納米比亞、辭世于中國。伊莫的一生就像是一場旅行,行期整整60年。伊莫一生絕對稱得上“傳奇”二字,他是心理學家、孤幼動物救助者、福輪社會員、問題青年心理康復專家……太多的經歷,太多的故事,讓人心生神往之余,不禁抬頭唏噓。無論是在非洲叢林、還是在高等學府、無論是在奔馳的馬背上、還是在飛馳的越野車中,微笑是他永遠的表情,博愛是他一生的標注,而堅強的生命力似乎永遠不會枯竭。但他還是走了,旅程結束在他自己的旅途中,他永遠在路上,同時永遠在我心中。每當想起非洲,我就會回憶起在那里度過的日子,就會分外懷念我的朋友——伊莫,安息!

    (文、圖/ 安濤)

    相關閱讀

    ©2011-2025  馬術在線 (京ICP備11042383號-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787號

    返回頂部
    见面就干,俄罗斯美女精品一级毛,男人j进入女人下部免费视频
    <table id="ooqos"><center id="ooqos"></center></table>
    <noscript id="ooqos"></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