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ooqos"><center id="ooqos"></center></table>
<noscript id="ooqos"></noscript>
  • 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人物 馬主江湖 查看內容

    李兵:尊重

    2011-8-5 14:28| 發布者: admin |來自: 《馬術》2011年4月刊

    摘要: 馬在今天已不是交通工具,更不是戰爭的武器裝備,我想它是高度現代化生活中迷茫的人尋找逝去歷史軌跡的心靈寄托。它會令你的行為變得更加健康、光彩,心情變得更加明亮豁達,它會使你的人生感悟去吻合各種藝術作品的 ...

    李兵,一個擁有十年騎齡的北京人,他是資深廣告導演,也是北京西塢鄉村馬術俱樂部的合伙人。

     

     

    談起這篇專訪,李兵說:“沒人愿意專門為你寫這種專訪,因為你在馬圈是無名小輩。寫吧出于無奈,因為在中國真正的騎馬人寥寥無幾。應艷陽兄之盛情,托了幾個人,不是跟你不熟就是沒時間,沒辦法只好自己寫點現象和思想,讓我們這些愛馬之人感受一下愛馬的感受!

     

     

    我最尊重的哈達鐵教練

     

    我最尊重的人是我的教練老哈,他叫哈達鐵,是西塢鄉村馬術俱樂部總經理,也是西塢馬術的總教頭。記得2003年初夏的一次障礙賽,那時候的我年輕氣盛、勇往直前。不幸落馬后,我正是在老哈的相救下才不至于被摔得慘不忍睹。從那之后,我便在石景山拜師老哈門下,專心學習馬術。叫老哈并不是不敬,因為“老哈”是中國馬術界的一面旗幟。他是奧運騎手華天、黃祖平的啟蒙教練,也是西塢大獎賽冠軍韓壯壯十多年的教練。

     

    中國真正騎馬的人太少了,從看比賽到自己參加比賽這近十年,沒看到幾張新面孔。在歐洲看過地區性的障礙比賽(高度在120-130CM),全是十幾歲的孩子,而且前二十名清障的全是女孩。她們那種勇敢、那種享受比賽的快樂,不緊感嘆我們今天一些年輕人,沒信仰,沒精神,沒追求。

     

    雖然這兩年各種與馬相關的事情層出不窮,新的項目,新的馬場,像劉詩來、劉楠、蘇榮那也是上個世紀一起野騎的老朋友,現在的年輕人怎么就沒有當年我們的“血性”了呢?

     

    丹麥的老約翰對我說:“丹麥500萬人口,有70萬人在騎馬,全中國的溫血馬加起來也沒有他家的馬多,更不用說德國了……”

     

    盡管我們舉辦過無與倫比的北京奧運會,但在馬術項目上就像三十多年前的中國人看美國,可望而真的不可及,你可以買到人家最好的馬,可你買不到人家的精神,買不到人家的調教,買不到人家那種氛圍。

     

     

    馬圈這些年出了很多“利”字當先的人,有“堡壘型”的、有“流動型”的……有些人被忽悠之后,膨脹得不知天高地厚,正好讓人拿“傳說”給忽悠了,有些人還陶醉于幾千年文明傳統, 有些人還自慰于馬背民族的后代;,總不能老拿“四大發明”說事兒吧?

     

    也許老哈很多年前就感受到了這種差距,所以很精辟地感嘆,有酒喝有馬騎。不熟悉的人是無法理解他的這種狀態,默默地自己騎馬、教人騎馬,看看今天國內馬術賽場上,有多少騎手受到過他的指點與幫助。

     

    2009年,在老哈的幫助下,我代表西藏隊參加了全運會盛裝舞步項目的比賽,取得了團體第四。2010年,又是在老哈的幫助下,我代表浙江隊取得舞步全國錦標賽團體第三。我只是幾匹馬的馬主,一名業余騎手,但我的成長也許預示著中國未來更多的想加入馬術運動的人的發展前景。比賽是展示你和你的馬在某一階段的狀態和水平最好的舞臺,但這個舞臺應該可以隨心的無限寬廣。

     

    喜歡馬真的是從小兒開始,有照片為證。當“擁有自己的馬”這個夢想真正實現的時候,我和很多人一樣心情坦然。你不能拿它炫耀,不能把它當成財富,你和你的馬每天要溝通和訓練,在點滴中共同進步,這才是真正來自心靈的快樂,勝過任何絢爛的東西。老哈總對我說要慢慢地跟馬商量著來,人馬合一的境界在真實世界中仿佛是那么難,那么遙遠……

     

    有一次在溫州錦標賽休息時向顧兵請教騎術上的問題,他對我說:“覺得越騎越感覺不會騎了……”的確,有時候,我也會進入茫然的狀態,盡管有時嚴格到對馬略顯“粗暴”,有時溫柔的“連蒙帶騙”,但馬也是有心情的,有情緒的,是需要你通過眼神和肢體去感受的。有時真希望科學家能破譯馬的語言,讓我也能成為一名“馬語者”。

     

     

    我最佩服的騎手黃祖平

     

    第一次見到黃祖平是十年前在障礙賽的賽場上,老黃騎著他的“幸!睔鈩萑绾绲暮蛯I騎手們同場競技。當時就下定決心,“我也會有這一天”。真正與老黃接觸是在2010年,他帶著馬來到西塢,我依然用仰視的心情贊嘆老黃為了馬放棄一切的精神,是為理想找到自我的人。

     

    全世界真正的馬術人生是很孤獨寂寞的,最近每天與老哈、老黃在一起訓練,一點點的去領悟,去感受。馬術運動真的能使人把心靜下來,拂去心中浮躁的灰塵,仿佛是一種修行的過程,仿佛也是一種崇拜自然、崇拜靈性的自我歷練。那些圖名圖利的、以此炫耀的、莫名目標的人是無法與馬術運動更近的,因為騎馬是一種生活方式,是表明你一種人生態度。

     

    當你騎到馬背上,練就人馬合一的功夫,手指間的收放通過韁繩好像在與馬交談,騎座的力度通過馬的反應好像自己在完成每個動作。騎馬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真的很難。

     

    馬在今天已不是交通工具,更不是戰爭的武器裝備,我想它是高度現代化生活中迷茫的人尋找逝去歷史軌跡的心靈寄托。它會令你的行為變得更加健康,光彩,心情變得更加明亮豁達,它會使你的人生感悟去吻合各種藝術作品的表達與追求。

     

    我每天上午到公司,開會、談話、批評、請客、打點、變臉,現實中成千上萬的人和我一樣的煩,連秘書沏茶水的水溫控制都挑剔的我下午來到馬場訓練,自己刷馬、備馬、洗馬,這個時候真的很愉快。

     

     

    我的偶像是欒樹

     

    欒樹會帶許多玩音樂的朋友來西塢聚聚,每次豪飲縱歌都讓我沉醉于他們的激情與才華。欒樹是石景山馬場的創史人,是全運會障礙賽團體冠軍,盡管是歷史,盡管是業余騎手,但他的成績已經鐫刻在了中國馬術的里程碑上。

     

    每一個走進西塢的人都會感受到她的獨特,距城市很近但遠離喧鬧,樸素親切留連往返,寧靜中有許多奔騰的心,暢飲中有許多夢想成真。2006年的一個迷人的夏日黃昏,騎完馬喝著啤酒和欒樹聊馬,聊比賽,隨口說了句“咱們也搞個頂級的大賽吧”,于是便有了走到今天已經堅持了五年的西塢大獎賽。西塢大獎賽走的是市場化運作的模式,歷經五屆賽事活動,在中國馬術界頗具影響力。五年間,一年比一年好,2011年,我們要把西塢大獎賽搞成國際賽事,真正把中國馬術運動推向國際化。

     

    在歐洲去過很多馬場參觀體驗,在那里享受的不是擺設,不是金碧輝煌,而是在某個角落剎那間令你澎然心動地看到真正傳說中的那匹駿美的精靈。當你撫摸它的時候,就像崇拜者見到偶像般激動不已。在那里,每個人從外表上、從笑容里都無法分辨出哪個是公主,哪個是億萬富翁,哪個是偉大的騎手,在馬的眼中,我們都是平等的愛著它的人。

     

    還清楚的記得在某國的一個私家莊園中,見到一位精神矍爍的老者,帶著狼狗,提著糞兜,拿著糞叉在訓練場上清馬糞。后來得知,他是那個國家的首富,訓練障礙的是他的兒子,歐洲著名騎手,據說莊園后面遠遠望不到頭的那幾座如茵如畫的山丘都是他的花園。

     

    2011年,相關賽事繼續絡繹不絕,有經典的,有傳統的。參與的人越來越多,魚目混珠,參差不齊。但我認為,與馬相關的各種賽事要想推向市場化運作一定是個漫長的培養過程,但也終將是必然。你方唱罷我登場,不能神馬都是浮云吧?

     


    不以物喜, 不以已悲,不能催眉折腰,不能盛氣凌人。
    你要用心感受生靈的存在,你要用情傾聽生命的低語。
    馬術運動要有夸父的激情
    馬術運動要有愚公的耐性
    馬術運動要懂得理解和尊重

    相關閱讀

    ©2011-2025  馬術在線 (京ICP備11042383號-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787號

    返回頂部
    见面就干,俄罗斯美女精品一级毛,男人j进入女人下部免费视频
    <table id="ooqos"><center id="ooqos"></center></table>
    <noscript id="ooqos"></noscript>